自杀迷思

自杀,听起来是个很可怕的话题,人们对于死亡多少有些恐惧。上个学期,学校的心理健康活动中心就以此为题举办了一次交流会,同学们的讨论给了我很多启发,所以也想谈谈自己的看法。

先从“是什么”开始,多数人理解的自杀就是跳楼、割腕之类的,其形式多种多样,但他们都有个共同点,那就是在短时间内自己终结自己的生命。看上去这个定义很明晰了,但稍微分析一下就很容易发现问题:“短时间”这个词是不明确的,多长的时间算“短”呢?一个人从楼上跳下去,十秒钟后就脑袋开花,我们说这是“短时间”;另一个人用碎玻璃划了手腕,十分钟以后血液流干了,我们也说这是短时间;那么,现在我们找到一种毒药,这种毒药人吃了以后一个月后就会准时死亡且无药可医。如果有人自愿吃了这种毒药,这种行为算不算自杀呢?我想是算的,因为经过以上的讨论,我们发现这个“短时间”的定义大概是“比不做这件事的原来正常的生命短”。有些拗口,打个比方说,原来你能活一百岁,吃了这毒药,只能活一个月了,一个月相比一百年自然是“短时间”,那么这个行为就算是自杀。

进一步思考,如果有一种毒药,人坚持服用二十年就会罹患癌症,只剩几个月的寿命,这算不算自杀呢?显然,如果按照我们以上的结论,这肯定算自杀,因为你的寿命明显缩短了嘛!但如果我说这种毒药的名字叫作“烟草”,你是否会感觉大吃一惊呢?因为我们得出了一个反常识的结论————吸烟者都在自杀。

我不禁有些怀疑自己,于是重新回溯自己的推理过程,发现逻辑还算严谨,那么就是常识错了。当我们放弃了错误的常识,选择接受这样看似荒谬的结论时,我意外地发现了这结论的合理性:想想看,自杀这种行为本质上是对自己生命的不负责,而吸烟者明知吸烟有害健康却仍要去吸,不也是对自己生命的不负责吗?或许你要说吸烟相比自杀来说程度轻微许多,但这样的行为坚持了二十年,量变引起质变,最后达成自杀的结果,说是自杀不也合乎逻辑吗?

我们再进一步拓展出去,吸烟是一种危害身体健康的坏习惯,那么是不是我们做的所有的对身体不利的事都算自杀呢?显然算的,因为做了这些事,或多或少都会让你原本的寿命减少。长期酗酒得了肝癌,长期不良饮食得了胃病,等等,例子不胜枚举。

继续讨论,一个行为的“好”与“坏”其实是很难确定的,因为人并不是全知全能的,我们无法准确地预测一件事的后果,也就无法准确判断一件事到底是“好”是“坏”,很多时候我们只能凭借一些常识或权威的结论来判断,这样是不准确的,我们在这里不妨干脆摒弃“好”与“坏”这两个概念,单从“行为”本身说开去。

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这样一个段子:你每呼吸一分钟空气,你的寿命就缩短了六十秒。哈哈哈,这是一句绝对正确的废话,最初是讽刺网上流行的“你每…, 就…”句式的。但在这里,却给了我很多启发,任何一个行为,无论好坏,实际上都在消耗我们的寿命,换言之,无论我们我们做什么事,我们的生命都在逐渐缩短,也就是说,我们每个人都在自杀。

读到这里你是否有些懊丧?每个人从一出生开始,就都在马不停蹄地自杀,而这个过程又是不可逆的。无论你承不承认,现实就是如此,就是这么残酷。但从另一个角度想,不正是人生命的有限才赋予人生命的意义吗?人要是长生不老,谁还有动力创造伟大的事业呢?统统都拖延到明天去了。“每个人都在自杀”,这个惊世骇俗的结论正是要惊醒我们,要把有限的生命全部投入到那些你觉得有意义的事情上,要知道,你所做的每件事都在实实在在地消耗你的生命啊。

当然了,每个人的追求不同,做的事也就不同,说了半天,似乎大家的生活也不必做出什么改变,因为你可以觉得抽烟喝酒吃垃圾食品就是人生的意义啊!那么你做这些事的时候就是在完成你人生的伟业,别人是没有资格指责你的,但若是你其实没把吸烟(或其他坏习惯)当作人生的终极目标,那么或许读完这篇文章你可以赶紧考虑换个活法。

人生有限,要赶快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