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酱的自建情报数据库和通识教育的缺失

最近在加好朋友的博客的友链,翻到了卓酱(其实是卓佬,爱称卓酱)的博客。

发现他写了一个情报资料库的系列文章,内容旨在帮助毕业生融入社会生活,看着标题我蛮好奇的,就点进去看,第一篇是医疗篇,我看了眼内容,是讲挂号的详细流程,我先是吃了一惊,一个985大学的毕业生连怎么去医院挂号看病都不知道吗?可是接着看下去,我又吃了一惊,因为我发现我也不会,我自己实际上也不知道去医院挂号的具体流程,我只是以为自己会了,细节和要注意的问题我一概不了解。

卓酱还写了政策篇和楼市篇,文章按照情报搜集方法论写得很规范,我获益匪浅,但其实我感触更深的是这么有用的知识、真真正正能改善我们生活甚至救命的知识,所谓的“大学”竟然不教

《国富论》里提到社会分工的精细化会提高生产效率,而资本的竞争要求人们不断提高生产效率,相应地,人们的分工也更加精细化了。而这样的精细化会导致什么样的问题呢?我做一个类比,把工人比作螺丝钉,把分工要求不那么严格比作对坦克性能要求不是那么严格。那么在对坦克的性能要求不是那么严格的时候,我们从坦克上拆下一颗螺丝,是很容易换到一辆拖拉机上继续用的,因为这个时候,我们的螺丝钉会做标准化处理,让它在各个领域尽可能的被使用到,这种通用螺丝钉就对应人类社会中的通用人才,甚至不是人才,就是普通人。在科技资本发展水平没有那么高的时代,我们每个人都会种植、狩猎、缝纫、搭建房屋,虽然效率低,但自成体系。

另一时期,比如发生了战争,或者需要特种作战,那么我们对坦克性能的要求就会很苛刻,因为每一秒的迟滞、每一毫米的误差都有可能直接或间接地影响整场战争,那么为了尽可能地从每一方面压榨坦克的性能,我们就必须对其每一个零件进行定制,让它们严丝合缝,一点一滴的误差都尽可能避免。这就导致特种坦克身上的零件虽然在特种坦克身上效率很高,但不能被其他机械使用了。就好像我们现代社会越来越多的偏才怪才,他们在某一个领域出类拔萃,但对其他领域一窍不通,甚至缺乏基本的生活技能。

大学在这方面虽然有问题,但根源实际是资本,这是资本对人的异化,大学只要愿意,它们可以培养通用人才,但这样的人才在社会上却竞争不过偏才怪才,这就逆向逼迫大学必须专业化教育。

这些异化人是十分脆弱的,一旦被资本机器剥离就会流离失所,这让他们在与资本的抗争中逐渐失去议价权,一步一步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奴隶;另一方面,这些异化人的脆弱也会导致资本机器整体的脆弱,因为高度要求性能和效率,所以各个部件之间高度耦合,一个环节一个人出了问题可能导致一整个部门瘫痪。

而解决这样的问题需要就是一些减速剂、钝化剂。就好像核弹里重水捕捉中子那样,事物的发展并不是越快越好,而是最好按照稳定持续健康的速度,有条不紊地运行,不能急功近利。无论是大学还是企业都要去尽可能地弥补学生和员工通识教育的缺失,尽管会消耗一些时间和精力,但这是一种社会责任,更是一种基于长远利益的考量。

回顾自身,我们没有能力逼迫企业或者政府去做这样的事,退一步讲,即使我们呼吁了,抗争了,改变了,取得成效也需要漫长的时间,个体的短暂生命经不起这样的等待,所以说卓酱的自救和焦虑值得我们学习和借鉴。

下附卓酱情报资料库的索引(更新于 2021-04-2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