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相遇、离别和重逢

删删改改,改改删删,我倒是没有焦躁,随性地写着文字,写着这个叫做年终总结的东西。

像是对着自己絮絮叨叨,也像是给哪些关心我喜欢我的人一个汇报,这一年我都走了哪些路,经历了哪些事,遇到了哪些人。

身份

首先,自然是身份的转变,我终于终于本科毕业了,四年的成电生活的的确确改变了我的人生,说实在的,我对学校本身没有什么留恋和认同,但是呢,在那里认识的人、留下的情却依然缠我梦乡。

大学,对我来说,唯有“幸运”二字可以诠释。高考是我高中三年发挥最好的一次,我幸运地从山东六十多万考生中脱颖而出,考上了一所“985”。虽然当时看算是末流,但成电的发展却实在超出了想象。在成电这个平台,我得以认识很多很多优秀的人,还加入了凝聚网络安全工作室这个精英云集的集体,应该说,对于我这样一只“特立独行的猪”来说,我第一次感觉自己找到了家,找到了组织。时至今日,凝聚的成员即使分散在世界各地,也还在网络之上互相联系、支持,大家在世界的各个时区,分享着彼此的见闻、趣事,有时也会互相调侃,回忆在学校时的趣事。

说起来,我很想写一篇回忆录,名字就叫“我的霍格沃茨”,记录一下我跟我的这些黑客朋友们在学校里做过的趣事,哈哈哈,只是碍于校长把我们毕业证收回的风险,只好作罢,如果有一天我的实力不需要一纸文凭来证明的时候,再分享给大家吧。

遇见

这一年,我尝试了很多新东西,也学到了很多新东西,年初打赌输给朋友,被迫女装,结果我学到了很多关于化妆、穿搭的知识,上街时被一些猥琐的男人盯住的感觉也让我切身地理解了女性的不易;我也有尝试去西餐厅打工,清洁、洗杯子盘子、偷学厨艺、点餐端盘,虽然辛苦,但也结识了一帮好朋友,他们没有很高的学历,是实实在在的底层打工人,但他们身上仍有很多可爱的闪光点,很喜欢他们的真诚、善良和那份市井气息,那才是生活本来的面貌;在四月份,我去了哈尔滨护网,当蓝队嘛,本来是很简单轻松的工作,却被大鸣老师他们寄予厚望,说实话,黑龙江人社厅的设备真的很差,打个比方,就好像是我们拿着小米加步枪,红队是飞机和大炮。不过事在人为,人社厅方面尽心尽力,全面配合我们,基本上是有求必应,我们也不负众望,每年排名倒数第一的黑龙江人社厅这一次奇迹般地没有被打穿,后来人社厅还特意写了表扬信,真是让我受宠若惊,哈哈哈,最重要的是,还认识了一帮好兄弟,男人有三铁,这也算是一起抗过枪了吧。

离别

BDMA 项目的 Offer 早早便到了,我知道是时候告别了,我的网名就叫做无常,是因为我真的喜欢和认可这两个字背后的意义,或者说我赋予给这两个字的意义,人生无常,世事无常,想做什么就赶紧去做,相见什么人就赶紧去见,犹豫和拖延不会带来任何改变,只会带来失望和痛苦。

我践行着我的哲学,趁着毕业旅行见了那些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我用力地记下他们的模样、声音和笑容。就好像永别那样狠狠记住。毕竟这一别,就不知多少年才能再见了。哈尔滨、北京、成都、海东、济南、青岛、西安、上海,莱阳……这些城市各有各的美,但我留恋的却是那里的人和情。

重逢

为什么会重逢呢?这便是一件神奇的怪事了。我很喜欢高适写的那首《别董大》,“千里黄云白日曛, 北风吹雁雪纷纷。”像极了昨天在比利时的克诺克,黑云低沉海风吹得沙滩上的细沙纷扬,不过下一句却一改前文意境,“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这份豪情实在让人动容,是啊,一个人踏上出国的旅程,本以为会是孤独寂寞缠身,不适和麻烦接踵,但没想到却在一次次冒险和巧合之下结识了一个又一个好朋友。

我为什么要说是重逢呢?因为那种感觉就好像是,我们早就认识了好久,只不过现在才终于相见那样。也是啊,如果不是观念相近,价值观相近,怎么会在这个疫情肆虐的时代共赴欧洲的旅程呢?

总结

今年确实变化很大,但只是身和物的变化,而今年的一切其实都是我自己人生哲学的践行,有苦有乐,有酸有甜。无常,没有常态,没有常态就是唯一的常态,我依然热衷于尝试各种各样新的事物,去新的地方,结交新的朋友,不给自己设限,活出自己。

以下是流水账式的总结:

健康和健身方面,能自己喂饱(胖)自己,健身的话也在稳定地每周训练了,饮食、训练、休息三者缺一不可,之前我太急功近利,休息也是我的一大问题,新的一年要脚踏实地,好好睡觉。

技术方面,在新年假期里,又双叒叕入门了一次 Rust ,不得不说,这门语言是真的很难,我虽然有函数式语言的基础,但 Rust 泛型的部分对我来说仍然是挑战,而动态语言写多的我,早已不再关心数据结构在内存里的分布,每次入门 Rust 就是给我的一次补课,数据结构、操作系统、计算机网络、网络安全和编码…Rust 最有趣的一个点就是,它必须在你了解了全部的概念之后,才能开始编程,而不是可以学一步走一步,这就导致了它的学习曲线异常陡峭,确实不适合作为初学者的第一门语言来学习。虽然说 Rust 现在发展的确实不错,但学 Rust 给我的更多是乐趣而不是职业规划上的优势,每次理解一个新概念,都能很大程度的加深我对计算机语言的理解,很明显的一个感受就是,我学习其他语言的速度大大加快了,对于一些简单的脚本语言,我甚至几十分钟就能学会,一法通则万法通,Rust 可说是聚百家长的集大成者,就算是一种训练也很值得了。

学业方面,其实是有点失望的,欧洲的计算机教育符合我预期的比国内(以清北的MOOC作为标准)差,不过其实无所谓,我可以自学。考试仅以拿到文凭为目标。

投资方面,闲下来的时候,终于完成了自己的交易系统,接下来就是进行实验和复盘,这几年的学习和尝试下来,我发现我所有的亏损都是出现在违背交易系统的情况下,而做交易就是在跟自己的人性作斗争,我很喜欢这种一点点磨砺自己心性的感觉。

计划和展望

目前是打算毕业之后在德国找个工作,这主要是因为德国对我们专业的人才是有移民政策的优惠的,最快21个月就能拿欧盟永居蓝卡,这是除了投资移民之外,我所查到的最快的拿欧洲身份的方法。

还有一个重要的事情就是提高自己的语言水平,不仅仅是英语,还有法语、西班牙语甚至德语,每多掌握一门语言,世界就会变大不止一分,天地也不止宽广一分,是不要太划算的买卖。

技术方面依旧,不过网络安全的优先级被我提高了,原因很简单,就是我发现我的同学在数据分析的时候,写的程序满是漏洞,哈哈哈,区块链也会持续关注。

区块链这个东西,是我们这一代年轻人不得不接触的东西,不管你懂不懂、信不信,这都是时代的选择,在资本主义的强权下,是没有“公平”可言的,穷小子就是穷小子,你努力是可以混个中产,但成为富人是不现实的,因为你只是一代人的努力,别人却是几代甚至是几十代人的努力。公平吗?不公平吗?还是说“公平”这个词本身就很荒诞?

不过也不是没有解决办法,资本主义的先发优势在于跑马圈地,而希望就在那些创新和新兴的领域,就好像网景没预料到个人PC的流行,传统互联网没预料移动互联网的崛起一样,只有新的概念,新的行业才能胜过旧的巨头,从内部改变是没有希望的。而区块链技术其实就是这样一种希望,区块链的种种概念如果真的可以落地,那就不光是创建一个新世界的问题了,旧世界的体系也必然被摧毁。

至于说区块链是不是骗局的问题,对于那些不懂技术的人来说可能我解释了也不是很有用,但我们可以从另一个方面想,数字货币的市值已经接近一万亿美金了,这个体量其实已经足够“大而不倒”了。索罗斯说,这世界就是一个庞氏骗局,要尽早的识破它,并在大家都识破之前抽身离开。而我觉得,区块链就是一个会持续地别其他货币更久的“骗局”。

希望和危机

阴谋论什么的就不说了,整个疫情现在回头看就像是被设计的。差不多得了哈(笑

危机主要是国内的生育率和结婚率,现在已经没有那么多人支撑国内的劳动密集型工业了,如果不能尽快完成行业转型,中国将不可避免的进入中等发达国家陷阱,而老龄化问题也随之而来。经济问题可能会很严重,这个时候可能就只能用民粹主义和战争转移矛盾了,当然这是我不愿意看到的结果。

另一个问题就是通胀,各国因为疫情放了太多水,这个烂摊子还不知道怎么收拾。

就这俩比较明显的灰犀牛吧。

尾声

后续会重启博客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随笔、投资、网络安全、编程和区块链,毕竟打造个人 IP 还是相当重要的事情,公众号就不一定了,看心情发。

最后祝朋友们新的一年里,身体健康,万事胜意!新年快乐!